首页 > 媒体引用 > 正文

一汽冲进ICU抢救拜腾

来源:汽车海外并购 2021-07-08 作者:佚名 分享:

随着原一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南京盛腾董事张影正式出任拜腾董事长,一场一汽抢救拜腾的紧急行动正在上演。

图片


2021年6月30日,这个拜腾公布的停工停产期限结束期限的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已经停工停产一年多的拜腾,还是没有什么声音。


拜腾还能重启吗?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契汽车》。

倒是2021年6月30日,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的一份《执行裁定书》引起了《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契汽车》的注意。


《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南京欧特茗机电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特茗机电公司)与被执行人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行电动汽车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21]沪贸仲裁字第0120号裁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欧特茗机电公司以被执行人知行电动汽车公司到期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为由,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4月6日裁定该裁决书由本院执行,本院于2021年4月19日立案执行。

本案执行过程中,本院向被执行人南京知行电动汽车公司邮寄送达谈话传票、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材料,但被执行人逾期未到庭,亦未作任何答复。本院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并采取相应执行措施:

1、关于银行存款:知行电动汽车公司名下银行存款余额较少,已被本院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一年,冻结期限自2021年4月22日起至2022年4月22日止;

2、关于不动产:知行电动汽车公司名下位于南京市栖霞区地块已被本院轮候查封,查封期限三年,自2021年4月28日起至2024年4月27日止;

3、关于车辆:知行电动汽车公司名下无车辆登记信息;

4、关于证券:知行电动汽车公司名下无证券登记信息;

5、本院已将知行电动汽车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法定代表人DANIELISIDORKIRCHERT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查询天眼查得知,从2020年7月到2021年6月一年的时间里,拜腾汽车的实体——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南京工厂)和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为列为被告的开庭公告有54个、涉及的法律诉讼有67个(涉案金额2285.922582万元)、公司和法人代表戴雷(DANIEL ISIDOR KIRCHERT)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有4次、限制消费令有4个,被列入被执行人有12次(被执行总金额2574.8763万元),法院要求南京知行的司法协助(股权冻结)有3 起、南京知行的股权出质有6次,南京知行的动产抵押有9次,南京知行被要求破产重整申请1次。







其中,光发生在2021年6月以来的以南京知行为被执行人的就有5次之多,特别是2021年6月16日,苏州仁义机械工具有限公司向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去法院判令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2021)苏0113破申21号)(和2020年11月20日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破产重整程序一样)。



不出意外,在资产冻结期间,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很可能会批准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应该是个大概率事件,因为不说别的,2021年5月6日以南京人事主管部门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亲自操刀上阵担任原告、以南京知行为被告的行政处理案件在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开庭,这就足以说明南京知行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对拜腾和南京知行应该是伤透了心。



这为到2021年7月1日停工停产一年多的拜腾和南京知行的重启蒙上了一层厚厚阴影。


2021年1月4日,富士康与拜腾汽车和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富士康将为拜腾提供先进制造技术、运营管理经验和产业链资源,合力加速推进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制造工作,力争在2022年第一季度前实现M-Byte量产。


这曾为拜腾带来过些许曙光。


有了富士康的加持,拜腾也曾经梦想着能早日“重回赛道”(详见本号旧文:富士康加持,能帮拜腾重回赛道吗?)。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契汽车》估计,一汽此时强势杀入,从幕后走到前台,很可能会重拾2018年一汽入股拜腾时的战略构想,即将拜腾纳入红旗电动体系的意图,很可能会导致拜腾其他早期投资人的不快。


“分拆两翼、只做财务投资的和谐,“练手”的富士康以及“切入主机厂”的宁德等如何与一汽配合合作、一汽如何重组拜腾、如何摆脱目前拜腾债务官司缠身、被破产要求以及南京工厂资产被冻结等等等等的棘手问题,是这个夏天拜腾新管理层必须要好好考虑的。


和谐:仰天大笑出门去


2021年4月29日拜腾早期股东之一的和谐汽车发布2020年度报告称,和谐汽车的长期发展战略是“聚焦一体 分拆两翼”,这基本和其2017上半年确立的“一体两翼”发展战略完全相悖了。和谐“分拆两翼”,就是把其投资的拜腾汽车和铛铛修车从和谐集团拆分出去,“而本集团仅将该两块业务作为财务投资”。




和谐汽车萌生去意早有体现。此前的2020年12月11日,和谐汽车发布公告,公司冯董事长自己控制的公司EagleSeeker将其持有的和谐富腾开曼(FMC)公司股份转让给和谐汽车,转让理由是“虽然本公司拟发展高端「互联网+智能电动车」项目以进入该快速增长及具广阔前景的市场及决定投资FMC以保持项目由其管理团队独立运营及领导,但本公司认为智能电动车从初始阶段到到样品车生产的生产过程具有潜在的不确定性及风险…转让能够分散风险并降低该投资对本公司的潜在影响。”




一汽:举杯消愁愁更愁


除了和谐,目前拜腾背后最主要的“老大”就是一汽集团了。






一汽方面为拜腾南京工厂提供了天津华利的生产资质,在与新势力的合作中先后遭遇清行汽车、新特汽车、云度汽车、南京博郡、拜腾汽车和零跑汽车,特别是南京博郡和南京拜腾,让这个共和国汽车业界的长子和老大哥悔青了肠子。


经过几年的折腾,其“借鉴整合拜腾高端电动平台为红旗所用”的目的仍没有实现。南京地方出钱出地出政策,引入高大上的拜腾,目的是借助拜腾的高端产业链集群,将南京打造成为江苏第一、全国前三,具有全球有影响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城市和应用先导城市。但经过几年的折腾,这个目标始终没有实现。


一汽凭借一己之力,在集中精力发展红旗的“政治正确“的大背景下,对拜腾的重组到底能不能成功,实在不好说。


最主要的是时间窗口,造车新势力的第三波,一汽拜腾还能赶上吗?


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但《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却认为,通常情况下,大树底下难长草。(详见本号旧文:《拜腾这棵小苗儿,能在一汽这棵大树下存活下来吗?》)



富士康: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再说说新进入局的富士康。


在2021年1月与拜腾签约后,虽然也在一周后的2021年1月12日全资成立南京富腾新能源汽车科技公司,但此后便成为“签约狂魔”。



2021年1月13日,富士康宣布与吉利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为全球汽车整车及出行企业提供代工生产及定制化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汽车整车或零部件、智能控制系统、汽车生态系统和电动车全产业链全流程等的生产与服务。




2021年1月14日,富士康宣布任命前蔚来汽车执行副总裁郑显聪(Jack Cheng)为电动汽车平台首席执行官,主要职责是负责MIH平台联盟规划,掌管硬件部门兼平台规格定义。


2021年5月14日,富士康宣布与汽车设计师Fisker二度出山创立的电动车公司Fisker Inc公司 (不是被万向收购的Fisker汽车)正式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进鸭梨项目(Project PEAR (“个人电动汽车革命”的缩写))。具体包括双方共同开发Fisker品牌全新电动车型(低于目前Fisker的 Fisker Ocean),计划2023年四季度量产,在包括北美洲、欧洲、中国和印度在内的市场销售,售价低于3万美元。富士康将在美国等其他国家陆续建造生产基地进行代工生产,总产能将达25万辆。


2021年5月18日,富士康宣布与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Stellantis集团(PSA+FCA)签署合资协议,专注于车联网功能和服务的开发与应用,包括车载信息娱乐、远程信息处理和云服务平台开发以及基于人工智能的车载应用、5G通信、升级的OTA无线远程服务、电子商务和智能座舱集成方案。


2021年5月31日,富士康与泰国国有企业PTT公司签约,在泰国建立电动汽车开放平台和零部件制造基地,为愿意代工的东南亚汽车企业提供代工生产和零部件服务。


从富士康马不停蹄疯狂签约的背后,可以大概看出富士康计划通过发挥其在电子产品生产过程中的成功经验,将集成化的电动汽车模块和全套零部件提供给愿意生产外包、但又没有制造经验的汽车企业,帮助汽车企业迅速推出产品。富士康计划在2025年占据电动汽车平台市场的至少10%的份额,成为名副其实的“电动汽车领域的安卓系统模块和零部件提供商”,为汽车企业提供一揽子的解决方案。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从富士康目前的一系列动作来判断,签约拜腾,只不过富士康练手路上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插曲罢了。拜腾完全依靠富士康“重回赛道”的想法有些“too young too naive”了。


已经与吉利绑定的富士康,如何和一汽主导下的拜腾合作,不得而知。


地方主管:乱世用重典


再说说拜腾所在地江苏。




2021年3月,江苏省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切实加强汽车产业投资项目监督管理和风险防控的通知》显示,江苏省的汽车产能存在严重过剩情况。2016年-2020 年,江苏省汽车整车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8%、56.7%、52.4%、39.76%、33.03%,意味着在五年时间内,汽车产能利用衰减了过半,并且33.03%的产能利用率比全国平均水平低了约20个百分点,已严重偏离合理区间。《通知》中特别提到“南京拜腾工厂建成后停产,盐城国新新能源汽车项目推进受阻”等典型案例。


为此,江苏省发改委提出将从多个方面强化对全省汽车产业投资项目的指导监督,严控新增整车产能,适时建立建设进度缓慢项目或产能利用率低企业的退出机制,对重大汽车零部件项目加强指导,防止和纠正地方违规备案。


据《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判断,在目前这种形势下,“伤透了心”的江苏省应该不会在短期内备案核准任何新增的新能源整车项目了,而很可能迅速强化对建设进度缓慢或产能利用率低企业的退出机制。这样的话,停工停产一年多、又被央视以“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的定性专题报道的拜腾汽车和南京知行,也很有可能面临被清退或被鼓励与其他企业实施区域内兼并重组。


虽然2021年2月,媒体报道拜腾正与潜在的美国SPAC公司和投资者洽谈,计划学习贾会计走美国上市的捷径,听说已经请了中金投行部的某VP出山......


然而,美国政府换届导致SEC对SPAC的态度变得更为谨慎,SEC 4月以来发布了一系列声明,旨在强调对SPAC遵守证券市场规则的监管和警示,这无疑将影响通过SPAC上市的速度和效果。


更重要的是,近来滴滴事件带来的对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监管要求,必然使得拜腾SPAC的时间大大滞后,甚至有取消的可能。


综上,一汽拜腾要在重组中重启,


一个字,难!


网站部分文章为转载,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有侵权请邮箱联系本站工作人员(admin@qctsw.com)。
第一时间获取QCTSW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 汽车投诉网」或者「 qctswcom」,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汽车投诉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用户头像 李** 1楼

    1

    2021-07-08 11:53:27.0 我要回复

    热点推荐